广东旅游资讯网 广东旅游资讯网广东旅游资讯网

爪哇国旅游游记(二)

爪哇国旅游游记(二)爪哇国旅游游记——日惹顶着一头火山灰和被硫磺熏红的双眼,结束了火山之旅回到了小镇,旅行者们纷纷乘坐早班车离开,有的前往泗水,有的转向巴厘,刚才还热闹的小镇,顿时空空荡荡。只有等到傍晚,新一轮的旅行者陆续而至,然后是新一天的日出、徒步、探险……

“嘿!你还没有去过日惹么?”在进行火山探险时就被多次问道。如果说布罗莫代表爪哇壮美的体魄,那么日惹可以说是爪哇的灵魂。此时终于坐在泗水开往日惹的大巴上,司机正打开话匣子滔滔不绝跟我讲述,“日惹可是岛上的艺术和文化遗产中心,那有千年的文化遗迹婆罗浮屠,那里的爪哇语是最地道的”。 “看样子你一定是个日惹人。”司机哈哈大笑:“你很快就会亲自体会了。”

说实话,想第一眼就爱上日惹并不容易。这里的网吧、酒店和交通拥堵就像蜡染、加麦兰和老规矩一样数不胜数。日惹的影响力远超过它的规模,在马蜂一般的摩托车潮流中小心翼翼过着马路,恨不得脑袋四周都长满眼睛。迅速钻进一条小巷,整个世界才安静下来。沿着小巷径直走下去,道路一边是满地落英的院子,精致干净,另一边的墙面尽是涂鸦,有些颇为专业。

小巷里没有疯狂的摩托车,倒是随处可见一种载客的人力三轮车,车身被抹得五颜六色,车夫上前揽客,我摆了摆手就没有再多纠缠。放学的少女羞涩地躲过镜头,路边的树枝上处处挂着精心雕琢过的鸟笼。小巷总能低调展现一个城市最真实的样貌。看来尽管现代化进程使爪哇的许多城市变得越来越相似,青岛旅游攻略,但日惹仍以轻松的态度处理着过去与现在的关系。

爪哇国旅游游记——遇见永恒的景致顺着地图的指引,找到围墙围起的古老皇宫,这是老日惹的中心,这里有曾是宫殿的豪华娱乐公园,有热闹的鸟市以及数不胜数的蜡染艺廊。据说现在苏丹仍住在皇宫最深处,我在皇宫兜兜转转期望能找寻到关于古老的爪哇文化的一点蛛丝马迹,可惜的是越著名的地方越要费劲心思摆脱小贩的骚扰。无奈之下逃离了皇宫,看着天色尚早,便在路边叫了一辆出租车谈好价格奔着婆罗浮屠去了。

车开出郊外,又可见爪哇山野近似永恒的景致——村庄与稻田交相辉映,远处山峦起伏。婆罗浮屠就坐落在一座巨大的碗状山谷内。可以说日惹能称为爪哇最知名的旅游城市,一大半功劳在于距离它40公里处的婆罗浮屠。

售票处的工作人员为每位游客围上纱笼,以示对神灵的敬意。初见佛塔似乎比想象中要小,但也经不住发出阵阵赞叹。它由200万块石块建成,是一座大规模的对称佛塔,从空中俯瞰,其整个结构就像一座巨大的三维曼陀罗,毫不夸张地说,它覆盖了几乎一整座小山。从东方的主通道进入,我围绕着佛塔的长廊以顺时针方向前进,那些精美的雕刻作品在近距离观看时真是精美绝伦。它历经莫拉皮火山的灰流冲击,恐怖主义的炸弹袭击以及2006年的大地震,但依然保存了下来。它是爪哇甚至整个印尼的骄傲,与中国的长城、印度的泰姬陵、柬埔寨的吴哥窟并称为“古代东方的四大奇迹”。然而与前三者不同的是,婆罗浮屠已无法被它的人民完全理解。人民惊叹于它的工艺和先人的智慧,可是工艺之下那个曾经繁盛一时的佛教文明早已在爪哇消失。

夕阳西下,登上佛塔顶层,看着佛陀慈悲的微笑,它望着周围深绿色的稻田和摇曳的棕榈树已经1200多年,至今这片土地仍然神秘而美丽。身旁的一对西方老年夫妇示意让我帮他们拍张合影,暮色染红他俩的银发,这里挺适合他们的,不用走太多路便能叹尽世事沧桑。无须思索因果,考究不同信仰的占据和坍塌,多少烟雨佛塔中,这是一首诗,更是爪哇代谢不去的过往。